http://www.advhyd.com

印度军队海外战绩

来源历史说

核心提示:印度军队被非洲蜂“打”的抱头鼠窜,向海岸溃退。虽然蜜蜂也顺带攻击德军的土著士兵,但是它们的主要攻击对象还是英印军。一个英印军的英国工程师被蜇了三百多次,另一位更惨,他被叮的昏了过去,然后又被叮的醒过来。溃逃的印度兵冲过堆满刚刚从运输船上卸载的军需品的海滩,扔掉了他们所有的装备,跳进海里高举双臂向运输船游过去。一个在海滩上组织卸载的英国军官评论到:“我从来不敢相信任何种族的成年人会堕落到如此不知羞耻的地步”。

1914年8月开战的时候,德国人在海外殖民地军队微乎其微,这些殖民地守军既分散又弱小,英国人基本没费什么力气就摆平了他们,呃,是说英国人亲自动手之外的那些啊,比方说青岛和俾斯麦群岛啥的,英国人自己下手搞得东非可是搞得灰头土脸的,一直到欧战结束后15天东非德军才最终投降。

当一次大战开始时,德国在非洲有四个殖民地:吐寇兰、喀麦隆、德属西南非、德属东非。德国在非洲的殖民开始得比较晚,但是对殖民地的治理却秉持着德国人一丝不苟的传统精神,很下了一番功夫。因此在开战时,德国殖民地已经有不输于英法等国殖民地的发展了。

欧战爆发后,德国殖民地政府一直努力要保持非洲置身事外,尝试引用一个有关非洲和平的条约来保护殖民地。它们的理由有三:首先他们认为这个战争会在欧洲战场上解决,在非洲这种荒僻的地方实在不适合争战;其次,它们不希望让非洲土著看到白人间的战争,担心土著会了解到白人之间有矛盾,会趁机起事;其三,这四个殖民地都被英、法等国的殖民地所包围,而德国殖民者人数不多,也只有土著的警备部队,担任相当于警察的任务,根本没有军事力量。无奈英、法等国想法不同,他们延续十九世纪对殖民地的争夺历史,认为这是将德国人赶出非洲的好时机。对英国人来说,这些德国殖民地虽然无力实际参与战争,它们却可以提供德国通商破坏舰和潜艇的补给以及和德国本土通讯的无线电台。因此英法两国就联合起来进攻这些德国殖民地。

很快地,吐寇兰、喀麦隆、和德属西南非都落入英国和法国手中。少数的德国和土著警察部队根本无法抵抗,德国殖民者也抱着欧战会决定一切的希望,没有给英法两国带来太多的麻烦。但是当英国想要侵攻德属东非时却遇到严重的挫败。

德属东非的幅员相当大,面积约38万平方英里,人口约765万人,白人只有5,300多人,另外有15,000名印度人和阿拉伯人。它的四周都被敌人包围,周围有英属东非、乌干达、北罗德西亚、尼亚萨兰、比属刚果,大部份是英国的殖民地,只有南方的葡属非洲是中立的。因此在防卫上可以说几乎是四面楚歌的境地。

但是它和其它德国殖民地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军事指挥官,保罗冯列托─佛贝克(Paul von Lettow-Vorbeck)中校。列托─佛贝克于1870年生于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将军,从小就被培养成为一个职业军人。他出身炮兵,曾经参加1900年的八国联军之役,对英军指挥系统的无能留下深刻印象。1904年他在德属西南非协助镇压土著叛变,接着回到德国担任跟海军协调的工作。其后他被派去挪威担任武官,接着接掌喀麦隆的警备部队(Schutztruppe),然后在1913年底他被调派到德属东非接掌警备部队。

他虽然和其它德国殖民地的军政首长一样也认为欧战的成败是决定的因素,但是他却引申出不同的结论:他决定要用各种可能的方式在非洲拖住敌人一大堆的兵力,并且越久越好;因为多一个英军投入非洲战场就意味着少一个英军投入欧战,更不用说他所需的武器、装备、补给、医药等等。他要尽可能地帮助德国在欧战获胜。

因此,当他在1914年初到达德属东非后,他就致力于把当地的警备部队改组成一支战斗部队。他花了数个月的时间巡视德属东非全境,熟悉地理环境,并且跟各地警备队的指挥官和后备军官沟通,让他们了解他的指导原则与想法,并且鼓励他们加强战备。在开战前夕他的兵力包括了68名白种军官、60名白种士官、132名白种医官和行政人员、2名黑人军官、184名黑人士官、以及2,286名黑人士兵(askaris,这是阿拉伯语和斯瓦西里语词汇,意思是战士,指的是在东非和中东为欧洲殖民者服务的土著部队)。在武器方面则比较薄弱,只有67挺机关枪,31门过时的轻型野战炮,另外士兵配备的步枪是1871年型的旧式毛瑟步枪,子弹的装药还是会产生大量白烟的黑色火药。

他或许不是隆美尔或曼因斯坦式的战术天才,但是他的组织和领导才能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人格和领导风格让他的部下都能发挥最大的能力,他的毅力更激发了其它人的孺慕之情,让他们能够撑过整整四年的艰苦战斗。在开战不久后,他就摒弃了年资制度,让有能力的军官担任指挥,有时候甚至让中尉来指挥团级的部队。他更将黑白军士官混合编组,除了让白人士兵和黑人士兵在同一单位中并肩作战外,甚至让黑人军官去指挥白人部队。由于他的努力,他的部队整合成为一支向心力很强的战斗团体,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维持很高的士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