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dvhyd.com

刘备奉命主动出击北伐

图片 1

有一句俗语:强龙不压地头蛇。

刘备在刘表那里的身份很独特:一直居于客人地位,虽然实际上是在替刘表治理新野,并兼顾北部边防,但却没有被刘表委任以任何职务。

表面上这是合理的:刘备是皇帝亲封的左将军--军衔已在刘表之上;又曾任豫州牧--与刘表平级,刘表哪里有资格任命左将军刘备什么职务?但同时也告诉了刘备:你永远也成为不了“自己人”。

这是刘表的清醒之处:这个刘备永远也不可能甘心居于自己之下,是个只可利用,不可重用的人才。

唯一的有用之处就是助自己对付强横的曹操,并且必须控制使用,其力量应严格限制在对自己不能产生威胁的标准,否则便不是在养犬守户,而是在引狼入室。

所以,对于遣刘备部北上抗曹,荆州部队不予出动配合,连接应都没做打算,就是容易理解的了。

但刘备对执行刘表的军令却不能有丝毫犹豫,还要强迫自己相信:这是刘表对自己部队战力的绝对信任,是对刘备军事指挥能力的推崇备至。并且还要把这一观点灌输给左右及士兵――也够刘备难为的。

至于对曹作战胜败之预期?刘备没想,也不敢想,不能想,只能期盼恰巧曹操生个急病什么的,或者突然发生场十级以上地震?这种事想多了对人没好处--会得精神分裂症。

有两条必须明白:需要打一仗,不然无法对刘表交代,也无颜面再见荆州诸友及新野父老;随时准备开溜,不然自己马革裹尸不要紧,手下的将士犯得着吗?。

大军经南阳、越博望、直抵叶县。

进军一路途中,刘备悉心观察地形,详察道路状况,这是在肯定要退军逃命时摆脱追兵的唯一法门,不预胜,先虑败,真正的为将之道!

路经博望时刘备别出心裁,留下了张飞率两千老部队驻防博望荒坡,众人虽不解,却也没有人追问主帅欲施何妙计,其实刘备的想法极为简单:博望地形复杂,道路狭窄,大军不易展开,自己部队回逃时若能有这么一支生力军接应,绊住疲乏的追兵绝无问题--在逃跑方面刘备可称大师级别。

运气这东西,有时真能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瞬即便能让人目惊口呆!军到叶县,早派出的侦察人员飞骑来报:那支即将来到叶县的曹操大军闻听左将军到来,转头就溜,现已全军退回许都去了,看来是被刘将军给打怕了,将军虎威真可抵百万雄兵!

刘备可不是被人一捧就忘了姓啥的庸才,立时悟到曹操的后方出了问题,实是天佑汉刘--不,我刘!心头一阵轻松,头脑一片清明,马上详细询问对面叶县驻守兵力如何?主副将是谁?有无出城迎敌的征兆?

探子陆续回来了,叶县敌情已明:有夏侯惇、李典为主副将,率军两万,驻守城内,看样子要据城死守。

刘备现在兵仅万余,欲要攻取叶县,无疑做梦,但如这样退军,对荆州人士那只有跟着探子们的口风说谎了,这不是刘备愿意干出的事情。当即催军抵城下寨,眼见得攻城不是攻城,围城更无征候,倒像是远道而来与敌人相持了,稀奇!

这下没有人弄得清刘备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了,叶县的夏侯惇也犯开了思量:没见过远师劳军这么打仗的呀?要么提军攻城,要么拔腿走人,还有故意来此耗费粮草的?莫非还有什么厉害的后着不成?

副将李典上阵虽勇,但用兵素来稳重,建议夏侯惇:我军以坚城对恃旷野立寨之敌军,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时日耗久,刘备军必疲退,那时将军倾力出动尾击,破刘备必也!

夏侯惇深以为然,按下速胜之心态,与刘备开始了静坐战。

曹操当然不是被什么刘备厉害给吓回去了,若是真早知道是刘备带兵前来,还兴许改变现在的用兵方向了呢。

本来出兵南向荆州便不是真的欲开出另一条战线,是给袁氏二兄弟让出时间与空间,期盼他们兄弟二人能集中精力争家当、夺遗产,曹军也好从中渔利,浑水摸鱼。

果然袁家弟兄不负曹操所期待,曹军于五月退军还没回到许都,两人便拼开了血仗,兄弟对决战袁谭干不过弟弟袁尚,只好向数月前的敌人曹操求救。

这时的袁谭大概突然意识到谁是真正的好人了,可算弃暗投明、弃弟投曹,大义灭亲,大智若愚,忠君爱国,不贪江山,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宁送曹操,不予兄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