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dvhyd.com

张飞对决张郃

图片 1

朴胡、杜濩、任约三人的所谓三巴太守做的很狼狈,其实是都挤在益州巴西郡的一角做三个郡的名义太守,而且这个巴西郡还另外有一个太守,这就是被刘备任命的巴西太守张飞。

三人的官尤其是杜濩的官与张飞的官做重复了,这不是啥好事,谁都知道这个张飞单人独骑一声暴喝惊退虎豹骑的雄威一幕,不过,三人目前面对的倒不是可怖的张飞,而是比张飞更烦人的——自己的直接上司督军张郃。

自从刘备出兵巴西的消息传来,张郃便依照曹操军令,来到三巴监督迁民去汉中的大事,这对于朴胡、杜濩、任约三人来说,这却是地道的拆庙驱佛行为:老百姓都迁走了,咱们去当谁的官?

虽然不高兴,但还不得不从命,已经投降曹军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还不算,还要奉命亲临前敌,去抵抗刘备大军,幸喜确报蜀军前锋不是张飞,而是护军黄权,虽也是蜀中名将,但总好过与那狠人张飞对阵过招。

谁料那黄权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率蜀军初与新主效命,竟然格外卖力,两军见面,蜀军竟然一改往日弱旅形象,长矛短刀带强弩,一拥而上,自己的新编曹军实在没有还手之力――主要是胆力。

都只怪自己的部队没了士气,大家谁不这样想啊:驻地的老百姓都被赶往汉中,巴西的仗还打个球呀!

黄权率部大战三太守,竟如摧枯拉朽一般,没有战心的朴胡、杜濩、任约部哄然而散,黄权的蜀军趁势席卷巴西,后方汉中的张郃坐不住了,终于亲临前敌,指挥步骑数万,一路耀武扬威杀到了宕渠。

张郃自从弃袁归曹之后,一直被曹操所看重,被拜偏将军,封都亭侯,并被授以兵权,与张辽同为曹军之锋锐。

十余年来,张郃率部东杀西讨,南征北战,屡建奇功,历次征战,鲜遇对手;此次西征,又是曹军前锋主将,一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曾于河池关击斩氐王窦茂。现在督军巴西,目标是尽迁三巴百姓赴汉中,张郃当然不能辜负魏公厚望。

鉴于张郃在曹军中的名气非同小可,刘备给他派来了一个堪称匹敌的对手:张飞。

这两位张将军,都堪称世之名将,不过名将与名将碰了面,总会有一个身败名裂的,一般不会相互商量好了:“哥们儿,都稳住点神,成名不易,损了可惜,咱就僵持着保住大名就算了。”

两位张将军开始还真僵持住了,张飞率精卒万余人开到宕渠前线以后,由于地势关系,两人的力气都有点使不开,蜀地多山,骑兵几乎派不上用场,战阵无法按常规排列,真能实际接触厮杀的将士也就靠前的几十个,张郃的兵多也只能在后面助威。

形势一下变得极为简单:谁占据了高处,谁就能占点上风,随着接触战的来回拉锯,双方的地利也就不断交换,胜负的天平也就自然来回摇摆,谁也一时无法奈何对方,好像都稳住神了。

两员名将就这样顶上了牛,从宕渠顶到了蒙头,又从蒙头顶到了荡石,马拉松的战事一直腻歪了五十多天,但总的形势是张飞毕竟兵少,一直在缓慢的步步退守,但张郃的步步进逼也不易,伤亡明显要大于张飞军许多。

张飞退到了险关瓦口,却一步也不肯再退了,张郃的战场经验也极为老道,眼见地势对己甚为不利,也就占据了瓦口对山,轻易不敢攻关,两人也就算像有了默契一般,僵持在了瓦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