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dvhyd.com

交际逻辑初论

摘要 本文对交际逻辑存在的必然性及其研究对象、类型等进行了探索性的论述,提出了交际思维、交际思维形式、交际逻辑等一系列新概念及其新论点,尝试开辟逻辑尤其是自然语言逻辑研究的新领域。

关键词 交际思维 交际逻辑

哲学意义上的思维是人脑对客观世界的反映,但这并不意味着思维只能反映客观领域内的对象或仅仅是这些对象的反映。事实上,思维这面“镜子”还以我们自己的或他人的“镜象”为反映对象,由此产生思维与思维之间的交际。人作为社会的动物,其思维显然也具有社会性,而社会性毫无疑问地包括了交际性。此外,思维同语言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语言又是交际的工具。交际些什么呢?无非是思想情感,也就是“言为心声”。倘若“心声”不可交际,“言”又如何成为交际的工具呢?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思维具有交际性,或者说存在着交际思维。这一论点的引出,是顺理成章的,也是本文论述的起点。然而,迄今为止,我们所闻所见的常常是思维的间接性,概括性以及抽象思维,我向思维之类的说法,对思维的交际性或交际思维论述不多,至少是以它们本身为对象或在它们名义下论述不多。

按照通常的说法,逻辑以思维形式及其规律为主要研究对象(认为逻辑研究的对象是语言不影响本文观点的成立),从而逻辑也就应当把交际思维形式及其规律纳入自己的领域里,但是逻辑学界也存在着上述同样问题,长期忽视了交际思维的研究,热中于单方的、封闭的“逻辑定义的发现,检验和系统的整理上”,有的甚至张冠李戴,以这种逻辑去讨论、规范交际思维中的现象和情况。一本在我国流传甚广的逻辑著作就认为:“形式逻辑要求我们在思维过程中要遵守思维的基本规律,‘答非所问’被看成是违反逻辑的基本规律的,因此它属于在禁之列”,同时这本书还承认同一律以同一思维过程为条件。我们考察一下“答非所问”不难发现,这个问题是由交际思维所产生引起的,也只有交际逻辑(研究交际思维形式及其规律等)才能解决它,否则就无法解释“同一思维过程”。

波兰哲学家沙夫曾指出:“交际的问题的确是哲学的基本问题之一。”同样地,交际的问题也的确是逻辑的基本问题之一,前苏联的高尔斯基等人甚至断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信息交流问题乃是由控制论提出的逻辑问题的中心。”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早在中国的《墨经》及古希腊的“论辩术”中,逻辑就涉及到了交际思维的问题,或者说有了交际逻辑的萌芽。但更为严格地说,本世纪四十年代左右产生的问题逻辑(从疑问与回答两方面来考察)以及其后产生的对话逻辑(Dialogic Logic,从立论和驳论两方面来考察)才真正开了交际逻辑之先河。尤其令人可喜的是,周礼金先生主编的《逻辑——正确思维和有效交际的理论》一书,开创性地大张旗鼓而又名正言顺将交际纳入逻辑视野,加以较为系统的研究。有了这样的基础,时至今日;我们应该也可以对交际逻辑作更全面系统的探讨,以推动逻辑科学的发展。

我国目前不少逻辑工作者致力于自然语言逻辑的研究。由于人们日常交际所用的语言是自然语言,因此,交际逻辑就必然要对自然语言从交际的角度上进行逻辑研究,从而交际逻辑归属于自然语言逻辑,交际逻辑的建立与发展,也将开创自然语言逻辑研究的新局面。而在这点上有必要指出的是,我国前期出版的一些自然语言逻辑论著,其中所讲的逻辑,仍然是单方的、封闭的,虽然也涉及了自然语言,但恰恰还是忽视了交际这一性质,所津津乐道的仍是“词项”、“语句”这样一些对象,不免有些新瓶装旧酒的味道了。我曾在《语用学与自然语言逻辑学》一文中主张,自然语言逻辑是语用层次的逻辑,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一观点,还进一步认为,建立完善的交际逻辑是自然语言逻辑发展方向乃至归宿,从而能分析说明活生生的思维材料并对之加以指导和规范,使逻辑成为现实中的思维工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