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dvhyd.com

比较政治学中的混合分析方法

张春满,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系博士候选人。

内容提要:

社会科学中的混合分析方法发端于20世纪50年代,而比较政治学中的混合分析方法则发轫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方法论发展的第三次浪潮。混合分析方法尽管在政治学研究中处于越来越显赫的地位,但是学术界对混合分析的内涵与外延、混合分析的应用价值和如何开展混合分析莫衷一是。嵌套分析是目前比较政治学中混合分析方法接受度最高的研究方法。它在内战、民主化、公共政策等领域被学者广泛使用并产生了优秀的研究成果。值得注意的是,嵌套分析还存在一些未被解决的缺陷,因而并不是万能的。研究方法的选择要以问题为导向,混合分析并不是适合所有的研究问题。

亚洲ag试玩,Mixed methods in social science started in the 1950s and its rise in comparative politics began in the third wave of methodological development in late 1980s and early 1990s.Although mixed methods have become more and more prominent in the 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people in the field have not reached consensus regarding its connotation and extension,the practical value and how to conduct it.As the most widely accepted mixed method,nested analysis has been used in the fields of civil war,democratization and public policy,etc,where we have seen some great research work.To note,nested analysis is not panacea due to its unsolved problems.The selection of research method should be based on the question under study and mixed method is not applicable to all research questions.

关 键 词:

比较政治/质性方法/定量方法/混合分析/comparative politics/qualitative method/quantitative method/methodology/mixed methods

研究对象的不断扩展和深化以及研究技术和工具的不断创新,都在推动着研究方法日新月异的进步。研究方法的发展是促使政治学研究不断取得进展的主要原因之一。比较政治学是政治学中唯一一个以方法命名的分支领域。因此,比较政治学者对方法的倚重可能要更加显著。简单梳理比较政治学的方法论发展史就能发现,比较政治学首先是依赖比较历史分析和单一案例分析,这是主流的质性研究方法。随着统计学和经济学对政治学的影响日益加深,在经历了20世纪政治学行为主义革命之后,大量的定量研究方法开始在比较政治学中大行其道。在这个过程中,其他研究方法(实验法,电脑模拟等等)也在发展。而比较政治学最新的方法论发展趋势就是综合或者混合应用多种研究方法。对于混合研究方法的蓬勃发展之势,马里奥·斯茂(Mario Small)2009年即评论道:“整个领域都开始推动混合研究,新的杂志、丛书和会议也在支持这方面的努力。”①

安德鲁·班尼特(Andrew Bennett)认为,用混合方法开展研究这几年已经在政治学领域产生了可观的效果。②他的观点获得了很多知名比较政治学者的认同。鉴于混合分析方法在政治学尤其是比较政治学中有“越来越火”的趋势,本文试图对其进行比较详细的引介和评析。

一、混合分析的内涵和特点

混合分析也可以叫做多方法分析或者综合分析。目前学术界对混合分析的内涵和外延定义得往往比较松散。③例如,伯克·约翰逊(Burke Johnson)和安东尼·欧威格布兹(Anthony Onwuegbuzie)对混合分析方法的定义是“研究人员在一个研究中,混合或者综合了定量和定性研究技术”。④约翰逊和欧威格布兹的定义是把混合方法看成定量和定性两种研究路径的结合。此外,还有一些学者把混合方法看成是把定量数据分析和定性数据分析结合。阿巴斯·塔萨克里(Abbas Tashakkori)和约翰·克里斯韦尔(Johns Creswell)认为将二者区分开来很有必要。⑤也有一些学者从数据及数据分析的角度来定义混合分析。例如,马里奥·斯茂认为,“不管数据来源的数量是多少,只要使用了两种分析技术,或者用多种技术和数据类型开展的研究,就是混合数据分析研究”。⑥本文的定义是,混合分析是针对特定的研究问题,为了激发不同研究方法的互补优势而将多种方法聚合起来的分析。与其他研究方法一样,混合分析方法不是万能的,不能涉及所有问题。此外,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开展混合分析。

笔者认为混合分析具有如下几个特点:

多种方法并举

混合分析与单一方法分析最大的不同就是综合使用多种研究方法来开展研究。⑦在混合分析路径出现以前,学者们(主要是有方法论自觉性的研究者)或者使用质性研究方法,或者使用定量研究方法,或者使用实验、形式模型等单一方法。采用单一方法开展学术研究也能产生丰硕的研究成果。比如,西达·斯考切波(Theda Skocpol)采用比较历史分析的方法来研究革命,她的研究成果并没有因为研究方法单一而受到连累,反而学界认为她的分析是非常成功的。混合分析方法要求研究人员熟悉和综合运用两种以上的研究方法开展学术研究。但是使用多个研究方法并不代表着研究成果就是好的,或者比使用单一方法得到的研究成果好。使用什么方法与取得的成果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要想取得好的成果,关键是研究设计要缜密,研究方法运用得当,研究过程谨慎细心,研究结论明确可信。所以尽管混合分析是采用了多种方法,我们不应该因为其方法多元而过分迷信它的应用能力。

互相增强理论信度

真正的混合分析方法要求不同的方法之间能够互相增强理论信度。换句话说,不同的方法之间要能取长补短,共同提高研究结论的可靠性。因此,混合分析方法不是简单地先后用不同的研究方法研究同一个问题。好的混合分析需要针对特定的研究问题,把能够相互支持和相互补充的研究方法结合到一起。在比较政治学中,有多种研究方法可供选择。阿伦·利帕特(Arend Lijphart)认为比较政治学中的研究方法可以分为四大类:实验研究法,统计研究法,案例研究法和比较研究法。⑧当然利帕特的分类并不全面,在1970年代之后,学术界又发展出了一些新的研究方法,比如“QCA”,博弈论和电脑模拟等等。但是这些不同的研究方法之间并不是都能互相补充,取长补短的。一般来讲,质性研究方法中的案例研究和比较研究能够与定量方法中的回归分析结合起来。这也是目前混合分析的主流方式。一些学者认为案例研究也能与“形式模型”(formal modelling)结合起来。例如,罗切斯特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海因·格曼斯(Hein Goemans)认为,定性研究方法与形式模型之间是天然的搭档,因为案例研究能够追踪形式模型提出的机制。⑨当然,研究人员永远要牢记,不能因为方法而使用方法,不同方法之间的结合还是要视具体的研究问题而定。

操作方式多样

使用单一方法开展研究的路径往往是比较固定的。这一点在定量研究和质性研究方面都体现得非常明显。例如,如果我们要使用统计方法研究社会资本对政治参与的影响。那么我们首先需要明确自变量和因变量,然后对自变量和因变量概念化并且进行测量,继而建立模型并且检验模型的有效性,最后是给出结论。比较历史分析是质性研究方法的一个典型代表。对采用了比较历史分析的研究成果进行考察,我们就会发现,尽管他们研究的问题各不相同,但是他们的研究套路是非常相似的。⑩而与单一方法研究不同的是,混合分析方法的操作方式是非常多元的。从大的方面来讲,定性和定量研究可以通过“相关联框架”(correlational framework)来实现整合,也可以通过“非关联框架”(non-correlational framework)来实现整合。最近,麦卡坦·汉弗莱斯(Macartan Humphreys)和阿伦·雅各布斯(Alan Jacobs)提出可以实现定性和定量推断的“贝叶斯整合”(Bayesian integration)。从小的方面来讲,比如在回归分析与小样本比较分析中,研究人员既可以先从回归分析开始,也可以先以小样本分析开始。在研究过程中,既可以多次运用小样本分析,也可以只运用一次小样本分析。而深入到小样本分析内部,在案例选择上也有多种实现方式。既可以主要从异常案例出发选择案例,也可以主要从正常案例出发选择案例,也可以混合异常案例和正常案例。总之,只要研究人员能够说明操作方式的正当性和合理性,操作方式可以是非常多元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