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dvhyd.com

厄莎•佛祖•耶稣

拉祜族主要分布在云南西南部山地,是一个有多种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近代以来,佛教和基督教先后传入,改变了这一民族原有的宗教信仰结构,形成了多元化的宗教信仰,其中,既有属于本民族原始宗教的“鬼神崇拜”和属于民族的宗教意识形态的“厄莎”崇拜,也有来自异民族、异文化的佛教和基督教。这些宗教在拉祜族社会里互相兼容共存,构成了该民族特有的宗教文化。而这些不同质的宗教信仰,在拉祜族由迁徙游耕社会向定居农业社会转变的过程中,又曾经起过重要的、在某种意义上不可替代的文化整合和社会整合的作用。

拉祜族主要分布在云南西南部山地,是一个有多种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近代以来,佛教和基督教先后传入,改变了这一民族原有的宗教信仰结构,形成了多元化的宗教信仰,其中,既有属于本民族原始宗教的“鬼神崇拜”和属于民族的宗教意识形态的“厄莎”崇拜,也有来自异民族、异文化的佛教和基督教。这些宗教在拉祜族社会里互相兼容共存,构成了该民族特有的宗教文化。而这些不同质的宗教信仰,在拉祜族由迁徙游耕社会向定居农业社会转变的过程中,又曾经起过重要的、在某种意义上不可替代的文化整合和社会整合的作用。

拉祜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其族源可追溯到石器时代活动于青藏高原的氐羌族群。但是,作为一个地缘化、封建化的农业定居民族,它的崛起则是在17世纪以后。

由于拉祜族经济和社会组织地缘化、封建化的过程来得过迟,他们周围已经被其他民族占据了。为了争取基本的生存环境,这一民族不断地与封建地方政权和周围民族发生冲突。从17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200多年里,发生了以反抗民族压迫和进行民族扩张为主要内容的大大小小起义和战争几十次。这些冲突一方面使其族群在今天的聚居地定居下来,以一个农业定居民族的面貌出现。另一方面,冲突也促使拉祜族在文化上作出反应,不断吸收外来的文化要素,形成新的文化特质以适应其新的社会生活方式。可以说,这200多年的时间, 是拉祜族历史上最为活跃的时期。

作为一个近代民族的崛起,拉祜族社会的变迁与佛教在这个民族中的传播有着直接的关系。在佛教传入前,拉祜族的宗教信仰主要是较为原始的多神崇拜和“厄莎”崇拜。这两种信仰在民族的宗教意识里,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和价值取向。多神崇拜是拉祜族对与他们日常生活直接相关的鬼神“尼”的信仰。其特点是以原始拜物教的方式,对各种影响他们现实生活的自然现象和事物加以崇拜,通过祭祀和巫术,对隐藏在这些事物后面的“尼”作抚慰或操纵,达到消灾免难、生活平安的目的。因此,按照他们对自然事物和生活世界的理解,山有山神,寨有寨神,家有家神;生产狩猎,生活诸事等等,无不在鬼神的控制下。“遇到急病、创伤或家畜受损失,都认为是触犯鬼神所致,要请魔巴来看卦送鬼。”〔1〕拉祜族的这类鬼神信仰,从本质上讲, 同其他一切未开化民族的原始信仰一样,是为了经验的目的而发生的实用宗教。

然而,拉祜族的“厄莎”崇拜则不同,它是在这个民族对自己生活的世界的整体、自己民族的来源、过去和未来等等超越现实生活经验的问题的关心和询问中产生的。在拉祜族心目中,“厄莎”是创世神,是操纵、支配万物命运的至上神,用现代话语来说,其意义在于世界是由于“厄莎”的存在而存在。

《牡帕蜜帕》是拉祜族最重要的神话史诗。在这部口传史诗里,人们对“厄莎”自我生成、自我创造的自足性的描述,对“厄莎”积善恶于一身,创世造物、统治世界、生杀予夺的敬畏和歌颂,尤如《圣经》对上帝的描述一样,把它塑造成了造物主和万神之神。在这部史诗的开头这样说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厄雅住的天,在很古很古的时候,没有莎雅住的地。〔2〕厄雅只有头发长,莎雅只有脚毛长,厄雅自养自己大, 莎雅自养自己长……“厄莎”长大后,没有居住的地方,于是开始想事了。他睡着想,睡塌了五张床;坐着想,坐烂了九个凳子;站着想,站穿了九双鞋子;“厄莎”苦思苦想,才想出要造天和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