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dvhyd.com

任劳任怨

赵盾爷儿俩出了西门,可巧碰见了赵穿打猎回来。赵盾就把他们要逃走的事说了一遍。赵穿说:“您可不能离开晋国,我自有办法请您回来。”赵盾反倒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怎么办了。要保全自己的命,就该早点跑;可是他对于国君,对于国事确实是负责的。要是就这么光顾自己跑出去,怎么能放心呐?他早明白他不能跑,晋国少不了他。可是那个不成器的国君老是挤他,他又有什么办法?他对晋灵公可以说是尽了心了。他劝过他,甚至于教训过他。要是那个混蛋小子是他自己的儿子,他真能揍他一顿;要不,就把他轰出去。不过用这种办法去对付国君的话,他连想都不敢想。他一听赵穿的话,心里就有两种想法:他希望赵穿去责备责备晋灵公,要是责备不顶事,那就只好来硬的。同时,他心里直念着:这种事可千万别闹出来呀!他怕赵穿没有用,可又怕他太有用。赵穿瞧他愁眉不展地直揉脑门子,就安慰他说:“您别着急!我自有办法。”赵盾又像点头,又像摇头地说:“那么,我暂时在河东等着。不过你得小心,千万别再惹出祸来。”

赵穿离开了他们,一直跑了去见晋灵公。他见了晋灵公,跪在地下央告,说:“我虽说是主公的姐夫[赵穿是晋襄公的女婿],可是赵盾得罪了主公,我们赵家的人也有罪,请主公先革去我的官职,再办我的罪吧!”晋灵公说:“这是什么话!赵盾欺负我可不知道多少回了。真叫我难受。这可没有你的事。你只管放心吧!”赵穿恭恭敬敬地谢了晋灵公。晋灵公怕他心里不安,还显出挺亲热的样儿来跟他聊天。他说:“赵盾大概是怪我太爱玩儿了吧!”赵穿一瞧四外没有人,就跟晋灵公说:“他老人家老那么正经八百地板着脸,我一看见就生气。说真的,做了国君要是不能享点福,痛快痛快,倒不如不做。您知道齐桓公有多少美人儿?”晋灵公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十来个吧?”赵穿撇着嘴说:“十来个算什么,他的后宫里满是美人儿啊!您瞧,他也做了霸主。咱们先君文公都六十多了,还做了一回新郎官。您瞧,他也做了霸主。主公您正年富力强,更应当作一番大事业,怎么不派人去搜罗搜罗美人儿呐?”晋灵公给他说得心里怪痒痒的,嘻皮笑睑地说:“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可叫谁去搜罗呐?”赵穿说:“谁比得上屠岸大夫呐?他最能办事!这样的忠臣不重用他,您还用谁?”晋灵公听了赵穿的话,嘱咐屠岸贾出去搜罗美女。

赵穿支开了屠岸贾,又对晋灵公说:“主公您老在桃园里玩儿,我可真有点担心,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单凭几个武士能顶什么呐?我琢磨着最好挑选一二百名勇士,专门保护桃园。您看怎么样?”晋灵公说:“再好没有。”赵穿就从自己的军队里挑选了二百名士兵,送始晋灵公。晋灵公一瞧,喝!一个个都挺棒,不用说多痛快了。他就留着赵穿一块儿喝酒。赵穿用眼睛向台底下一扫,就瞧见那二百名卫兵拿着兵器全跑过来了。晋灵公问赵穿:“他们干么往台这儿跑呐?”赵穿说:“他们瞧见主公高兴,大概是来讨赏的。赏给他们点酒喝吧!”没有多大一会儿,二百名卫兵围住了晋灵公,他这才觉得不对头,急着说:“这是干什么?”赵穿把脸往下一沉,大声说:“他们跟你要相国呐!”晋灵公还想逃,脖子上已经挨了一刀。赵穿的士兵还想消灭晋灵公左右的武士,赵穿对士兵们说:“你们为国除害,不许再伤害别人!”

晋灵公被杀的信儿立刻传出去了。朝廷上的大臣们和全国的老百姓早就对晋灵公恨死了。这时候一听说昏君死了,真是人人痛快。士会等一班大臣都跑到桃园去瞧。整个桃园就跟死一样地静,台上躺着晋灵公的尸首。士会知道赵穿准去接赵盾去了。大家伙儿全等着赵盾回来料理后事。

赵盾一听到这信儿,立刻驾着车赶到桃园。他一瞧见晋灵公的尸首,就扑过去,趴在上头,放声大哭。他这一辈子的劳苦,心上的不痛快,任劳任怨的闷气,就好比被压制的泉眼,这时候全涌出来了。他越哭越难受,越难受越哭,直哭得园里的大臣们和园外的老百姓都流眼泪。可是那班怨恨晋灵公的人咕噜起来了。他们说:“咱们的相国真是个大好人。这种昏君早死一天好一天,干么还哭他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