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dvhyd.com

汪应轸

汪应轸,字子宿,浙江山阴人。少年有志向操行。正德十二年成为进士,选为庶吉士。 十四年皇帝下诏书准备南巡。汪应轸抗言说:“自从下诏书以来,臣民彷徨,不能安居。临清以南,都弃业罢市,逃窜到山谷中去。如果不立即收回成命,恐生不测之变。过去谷永规劝汉成帝说:‘陛下厌恶高美的尊号,喜好匹夫之卑字。多次离开深宫,挺身晨夜,与群小相追逐。典门户奉宿卫的人,拿着干戈而守卫空宫。’这些话切中现实。谷永是谄谀之臣子;成帝是庸暗之君主。谷永这样说而汉成帝宽容他。难道以陛下的圣明,不能俯纳耿直的规劝吗?”疏入,留宫中不发。继而又和修撰舒芬等人一起连章请求这件事。跪在宫殿门口,受杖痛击几乎致死。 训课任务结束后,吏部拟授与他给事中官职,但有圣旨让他出外任职,他于是出任泗州知州。泗州土地贫瘠,百姓懒惰,不懂耕种田地养蚕桑。汪应轸劝他们耕种,买桑苗种植;招募江南的女工,教他们缫丝织布。从此百姓丰衣足食。皇帝正在南征,中使驿车骚扰道路。汪应轸率领青壮男子一百多人排列水边,船到后,立即挽住皇帝出境。皇帝车驾驻住南京,命泗州送进的善歌舞管奏之美妇有数十人。汪应轸说“:泗州子女粗鄙丑陋,不能称皇上圣意。我先前招募有桑妇,请皇上将她们收纳在宫中,传授蚕事。”事情才止息。 世宗即位,召封他为户科给事中。山东矿盗兴起,抢掠东昌、兖州,流入畿辅、河南境内。汪应轸上奏说:“消弭强盗与抵御敌寇不同。抵御敌寇的办法,是将他们驱逐到境外而已。如果消弭强盗而纵使他们出境,就是嫁祸给邻国。凡一方有警,不实行扑灭,导致延蔓他境的人,都应当重重论罪。”皇帝答复准可。在户科一年多,共上疏三十多次,都切中时弊。后为便于养亲,乞求改派南方,于是调到南京户科。张璁、桂萼在南部,正提议追尊献皇帝。向来知道汪应轸名气,想倚靠他帮助自己。汪应轸与他们的提议不合,立即上奏请求遵循礼经、崇尚正统,以安定人心。皇帝不表态。 嘉靖三年春天,他出任江西佥事。过了二年,上疏称病,不等到命令下来就回家乡,被巡按弹劾。皇帝诏令所司逮捕查问。汪应轸说自己双亲已老,缺少兄弟,乞求休假侍养老人。吏部也为他请求,才免去逮捕。过了很久,廷臣交互推荐他,以原官起用,巡视江西学政。不久因父丧回到家乡,后病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亚洲ag试玩-ag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